专门做漫画的一个企划
目前征集人设中,可以通过私信投稿或者加群⇒734955767
欢迎各位文手画手一起来搞事

【安雷】《A.L》中篇HE,玻璃糖,AL安X学生雷

故事源于我的一个小脑洞
·清水向
·人物属于官方,ooc属于我
·刀子有√,HE
可以接受的话go,祝食用愉快
  

01
      喧嚣,灰尘,孤独,三者混合,就是这座灯火辉煌的城市。你处在人海里,却是孤身一人。这种空虚感对于每一个独居的人来说好像传染病,无尽地在他们身上蔓延开来。
       可是对于雷狮来说,他所住的狭小公寓,可比那座阴冷的大宅好太多了。自从他17岁搬出父母的房子后,这种感觉一直持续着。
        在这个不足50平米的小窝中,有着他雷狮无限的自由。毕竟现代青年基本都是在有手机有wifi的地方就能活。
        雷狮趴在桦木地板上,一只脚上挂着拖鞋,而它的另一半却不知飞到了何处。春日清晨的暖阳总是会善待这个年轻气旺的小伙子,将金黄的碎片抖落在他乱糟糟的发丝上。
         掏出手机,输入密码,他戳开屏幕上方闪个不停的消息提示。动作行云流水,一气呵成。
雷狮无精打采的看了眼联系人的ID。“卡米尔?”他念了出来,稍微提起了点精神,“是他来的啊……”卡米尔,雷狮同父异母的弟弟。不过又有些不同,他是那个混/蛋老爸的私生子,现在因为某些原因寄住在朋友家里。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大哥,你在吗?”屏幕上的字规规矩矩地排列成一行。雷狮没有多想,回复道:“怎么了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雷狮的印象里,卡米尔一直是个懂事的弟弟,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许多。从来不会用无聊的东西,所以找他基本都是有正事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生日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朴实无华的一行小字映入雷狮的瞳中,刺痛着他的神经。生日?他隐约地想起来了这个有点模糊的词汇。毕竟在曾经的17年里,他对生日的印象就是一群长辈在眼前来回走动,摆着虚伪的笑脸说着虚伪的祝福。因为那群老狐狸其实都心知肚明:即使雷狮是财阀少爷,巴结三男也不会有多少好处。但即便如此,因为这个头衔,他们也不得不以一副谄媚的嘴脸去讨好他。可惜,这正是雷狮最反感的。
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如今不同,雷狮一个人在外居住,没有必要再去面对那些脑子里只有利益的家伙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谢了,”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来回移动,雷狮以简短的回答表明了自己感谢。毕竟是兄弟,有些东西不需要太多话语就可以传达,“岀来撸个串吧,老地方,顺便叫上帕洛斯和佩利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好。”卡米尔回复道,“现在吗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嗯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雷狮放下手机,黑色的外壳在阳光下显现岀金属的质感。他从地上爬起,顺手从沙发上拎起常穿的外套,系上心爱的头巾。雷狮从来不会在穿搭上下太多功夫。一是嫌麻烦,二是人长得好看了,不管穿什么都不会丑到哪里去。
        他扫了一眼混乱的茶机,昨晚叫外卖留下的饭盒,拆开撒落的薯片,喝剩下的可乐……简直是个小型的垃圾站。即使家庭教育拘束着他许久,可雷狮骨子里就是那种不拘小节的人。他拿起可乐,易拉罐冰凉的触感使他清醒了几分。雷狮摇了摇罐子,将剩下的可乐一饮而尽。饮料顺着喉咙顺流而下,雷狮耸耸肩,将空罐投入不远处的垃圾桶。瓶罐摩擦过边缘,随后就坠入筒中。二氧化碳从腹中涌上喉咙,使雷狮打了个嗝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他皱起细长的眉,刚想着去灌杯白开水,目光便落在空空如也的饮水机上。……算了,到时候路上再买吧。他掏出手机,给负责清扫的钟点工发了条消息,让他来打扫时顺便换桶水。
          钥匙,银行卡,身份证,手机,雷狮摸摸裤袋,确认万无一失后,转开门把手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 才打开门,雷狮被一个棕发青年挡住去路。不对,确切地说,是被堵在家门口。雷狮的视线落在青年身后庞大的行李箱上,心中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。他僵硬地转过头,直视青年的正脸――
          “您好,”青年融入在沾有露水气息的清风中,连笑容也染上了阳光的色彩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安迷修,是您父亲给您的18岁生日礼物,如果可以的话,请称呼在下为,最后的骑士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四月樱花,叩响门扉。
          四月樱花,叩响少年的心扉。
 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        初次写安雷同人,文笔不精请多见谅。
嗯,是安雷,虽然第一篇安哥最后才登场了……目前暂无副cp。

评论
热度(17)